我有一个故事 名字叫桃笙记

最近一直没有拍照,也暂时陷入失语的状态里,想注销一些账号,告别年少。但是很多app都没有这个支持。

这两年变化很大,包括穿衣服,衣柜里开始有粉色的衣服,这是在以前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因为好像另一个人的增加,又因为两人在衣服颜色选择上差别太大,所以只能买白色,白色短袖,白色衬衫,仔裤。另外,因为选择衣服太过强迫症,每次目的性去买的时候都异常疲累,但一定不会空手而归。买衣服在我而言,并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项任务的存在。这点两人是和解的。

但在想走很长很长时间的路的时候,我也乐意陪人逛街。街上有形形色色的人,男人女人,小孩老人,学生或者工作党,小摊贩修鞋匠。观察也是很有趣的事情,特别是在超市进...

撑过一个晚上,不知不觉又撑过一两天,也许是短暂的愈合。那也没有多的企求。
从抽屉里翻出前年用的旧手机,红米note,屏幕已经摔得四分五裂,全是裂纹,充上电,从应用商店找到以前用的app,例如念,礼物说,简书,节奏大师,朋友推荐过的花田小憩。账号都弄丢,全部用关联扣扣号。
看完百年孤独,做了一些摘抄。混乱不堪,说实话没有看懂。不知道是太丰富还是太混乱。
在这之前,一直反复在看加缪的《荒谬的墙》,有些费解难以吞咽的句子总是需要单独消化,加缪的文字充满力量感。照片中的他高额深眼窝,一双大眼总含着隐隐的笑意,很好看的人。

最近一直在下雨,下得断断续续,吞吞吐吐,一点也不痛快不淋漓尽致。

但是夏天的早上醒...

【柒月】

遇见你就像遇见带着花的鹿一样不易。

尘埃之上

躺在床上听窗口的风铃声,听了两个小时。

柒月一个早晨醒来,不知身在何处,不知在梦中还是已经醒来。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有晦暗光从窗帘的缝隙漏进。每次醒来,当做一次新生。昨日的我已不复存在。

1 / 17

© 忆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