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处不离别

没完没了的雨水

如果连阴雨降临这个地球,那么和发洪水没有两样。雨水流淌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一长条一长条青苔,深深浅浅,暴晒两个太阳后也会有难看的疤痕。

另外,人也是像沉在梦里,被水一样的茧裹缠住不见天日。而感冒就像漏雨的屋顶,不知被哪个熊孩子应时的打破,滴滴答答淋了一身,然后我的情绪开始发涨然后发酵成一个酸掉的馒头,回忆没有应景前来,也没有汹涌澎湃,因为感冒占据我五官的所有感觉,我在鼻涕轰轰声中发出很清晰的呼吸声,心跳也剧烈,我尝试思考感冒究竟是何种疾病未果后开始打开书,右手开始转笔,它飞很远又被我抢回来。我在背一个很长很长的句子,我闭上眼,把它分成两部分,念出来,然后眼皮上跳动着一些明明暗暗的光,我颤抖着想要睁开...

   早上做噩梦醒过来的,半睡半醒之间听见自己急促到几乎无法无法换气的呼吸声,我听见自己的呻吟,半个手臂发麻,浑身淋漓大汗。但是意识醒过来半秒又被什么东西压下去,直坠深渊里去。

我的眼里一片红,转过头,眼里还残留着那流淌的红色。一大片一大片,像盲了的海一样流动起来,看不到边际的上下波动,染红了阳光后变得更加鲜艳诡异。

我忽然眼珠转动了半圈,一只蜻蜓,落在红色的海洋上,灰色的身体或者是褐色的,还有一对透明的翅膀被红色吞没,只剩下像虫子一样的身子。

它颤抖着,又飞上了天空,我追随它的飞行轨迹,向很远很远的天际里冲去。但仿佛我的眼睛是流淌进了那红色大海,目光所感受的颜色仍然...

【拾月·雨水】

一场雨始于九月下旬,续至十月。阴雨绵绵,长到漫无边际。南方的天气就是这样任性,暴晴到无边际,暴雨到无边际。就像一个暴饮暴食的人。
于是乎,植物要么枯死要么淹死。想念阳光也变得热烈到临界点。

电脑在两个月前坏掉,里面存储数千张照片,不知拿去修能否拿回来。想想有些惘然,东西存在哪里都会丢失,这是由不得自己的。也许在它们定格后成为一张照片时就不是自己的了,也许重要的是在拍照中的过程,光影,色彩,情绪,主题,声音,这其中的感觉。我并不知是否会随着一次一次按下快门而变得有所不同,或者还未感觉到不同。

我是怀着什么目的的,想拍什么样的,全然不知,这是一个自由到极致,到定格...

天空之上。

幻觉重生

绝望的是自己就是绝望产生的源头,自己这场人生,你要如何收场?

难堪的是咽下去的泪和不甘都是自己一手造成,每天抬头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,你宁愿自己瞎了。水龙头里流下来冰凉的水,滑过手指和掌心,整双手打湿了,像一张泪流满面的脸,冰凉的脸颊,滚烫的眼眶。

窗外淅沥沥下起雨来。轻轻的沙沙声,像蚕吃桑叶的声音。天地之间,这么静,仿若荒无人烟,仿若时间暂停。

我没有想起那只狗,想起的时候很煎熬,那只再次被丢弃的狗,浑身脏兮兮的匍匐在路边,双目闪着饥饿的光,它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,知道自己被丢弃了,但是它不知道恨。

它只是想找点东西吃,还会有另外的主人收留自己么,自己这么脏,哦,雨越下越大,又冷又饿,...

第一次体会时间的残酷。
因为我们回不去了。

九月。

今天是九月的第一天。阴雨天。微冷。
开学很容易让我想到模拟考,开学后的第一场摸底考印象尤深,如今也记得很清楚,也许有考试恐惧症。这么多年的学校生活,我始终麻木不了自己对考试的恐惧感。

并且容易陷入低落情绪,始终都像个胆小鬼。记得厌学情绪的产生是从初二开始的,然后变成一个自卑的青春期小孩。这种情绪从来没有消失过,直到毕业或者到现在也没有。但是我没有选择离开学校,因为还没有到不能接受的程度。

青春期的十五六,碰到阴天就伤春悲秋的不得了。就像今天这样的天气特别适合一个关在房间里写长篇回忆日记。就像老去以后的日常。所以也特别喜欢。

现在天黑了,窗外在下雨,我放了点音乐,写了一点旧照片的文字。想起白...

1 / 18

© 风筝 | Powered by LOFTER